學習園地

領導干部要有敬畏之心

金澤

《學習時報》 2006年11月21日

信仰是出于人類本性的一種精神需求、精神創造,它包含著豐富的內容,具有復雜的內在機制。信仰具有形而上學性、超越性和神圣性。神圣性是信仰之最本質的要素和最合理的內核。沒有神圣和世俗的區別,沒有敬畏之心,就沒有任何現實的信仰。

一 、敬畏自然的神圣

自然是一種完美的和諧,具有高度的智慧。人的意識取法自然,永遠也超越不了自然。中國古代道家崇尚自然,主張人類應效法自然;古希臘哲人提出自然法思想,以自然為人間法律、道德的源泉和準繩。愛因斯坦認為:“任何一位認真從事科學研究的人都深信,在宇宙的種種規律中間明顯地存在著一種精神,這種精神遠遠地超越于人類的精神,能力有限的人類在這一精神面前應當感到渺小。”他信仰宇宙自然的神秘性,從宇宙自然的莊嚴結構中覺察到一種人類無法洞悉的存在 —— 最幽杳的理性與最璀璨的美,人文精神和大自然情懷與科學實踐和諧的包容與統一,鑄就了愛因斯坦偉大又平凡的一生。信仰情懷鼓舞科學家懷著對宇宙規律和精神的無限敬謹和熱情,探討人類經驗中的一切。

大自然的神圣性給我們最直接的啟示便是自然生長的狀態。看植物的生長:旁逸斜出代表著自由,向上的內驅力代表著崇高。自由、崇高的價值是神圣的。美國作家亨利•梭羅說:“我相信種子里有強烈的信仰,相信你也同樣是一顆種子,我已在期待你奇跡的發生。”大自然的智慧與奇跡昭示我們:人類屬于地球,而地球不屬于人類。自然界的一切都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存在,人類要學會欣賞自然和生命的神秘和奇跡,應尊重其規律、學習其精神、參配其自由和崇高的品格,向宇宙自然獻上無限心力和敬意;自覺追求“萬物一體”、“民胞物與”的高遠境界,懷有“其視天下,無一物非我”的博大思想,認識所有的生物都以各自的方式追求自身的善,共同體驗周圍的幸福乃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唯一厚愛;深刻認識人類理性的限度,確立宇宙自然的主體性價值,人類再不應陶醉于對自然界的勝利,盲目地征服自然,向地球母親大開殺戒。我們敬畏宇宙、敬畏自然,也就是敬畏我們自己。

二、敬畏生命的神圣

人類是自然界的杰作,人類每一個體的生命都是神圣的,其價值最高。馬克思主義最重視人的價值和尊嚴,以此揭示社會發展規律,揭露資本主義剝削制度最不符合人性,把每一個人自由而全面的發展確立為共產主義的價值目標。

馬克思說:“任何人類歷史的第一個前提無疑是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。”然而,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沒有鮮明的、無條件的人道主義的信念,沒有對于神圣高貴的生命的無限與無條件的敬畏之情。封建專制主義不把人當人看,壓抑、蔑視人性,忽視個人的價值與尊嚴。受落后傳統的影響,“文革”時期,我們離開生命的神圣性原則,脫離歷史和現實的土壤,高談道德理想主義,馬克思主義信仰被片面政治化、意識形態化,信仰所內在蘊涵的文化、道德、經濟等特質被強行割裂出去,信仰體系喪失了和諧性、完整性。信仰簡單化、庸俗化、宗教化和工具化的直接后果,導致了虛幻的人生信仰 —— 人民最基本的生命財產權利得不到保障,甚至因言論、思想和行為而獲罪者不計其數。教訓慘痛!市場經濟目標確立之后,信仰又消失在功名利祿之中,信仰失去了它對社會發展和人生導向的神圣性,產生了信仰危機,成為許多社會問題的直接原因。

現代社會,人權、人的尊嚴、人的價值獲得了合法性,人的主體性、個體性、理性得以伸張,使人不僅為自然立法,而且為自己立法。我們從自然界中提升人的生命意識,從類本位中理解生命的意義,在社會實踐中實現生命價值。敬畏生命的神圣,需要我們培植對生命的敏感,關注所有生命的價值,肯定所有生命的意義,有同情目光、慈悲心腸和大愛境界;維護與尊重個人的尊嚴,尊重生命的差異、寬容生命的多元,維護與倡導自由自主選擇、獨立運用自己的理性進行思考和自我成全的權利;喚醒和滿足人的靈性需求,維護每一個人追求神圣、成就自己事業、實現自身價值的權利。

敬畏生命的神圣還要求我們繼續與封建專制主義思想作不懈的斗爭,大力弘揚人類優秀文化精神,大力弘揚中華民族優良傳統特別是共產黨人的革命傳統文化 —— 革命理想高于天,人民生命財產和利益重于泰山。

人是自然生命和價值生命的統一體,舍棄任何一個,生命都是不完整的。樹立共產主義信仰,要從基礎做起,從生命關懷著手,因為信仰的形而上學性、超越性和神圣性是以它的自然性、現實性和社會性為基礎的。

三、敬畏制度的神圣

制度文明體現自然、社會發展規律,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嶄新里程碑。人類必須有自己的精神家園,人類必須對法律存有信仰。法律準則被賦予一種神圣正義性,對自然和生命權利的敬畏、關切,確立個體主體性、個性自由的原則,需要法律制度作保障。

法治國家要求國民對法律具有虔誠的信仰,而中國法律信仰的培育、形成,有賴于黨和國家對國民進行持久的法制教育。林語堂在《吾土與吾民》中指出:中國人只期待仁慈的領袖,而不關心建立捍衛其權利與自由的制度。社會主義制度僅為法制工作奠定了一個良好的開端,在背著封建自然經濟和“人治”傳統的包袱進入社會主義的情況下,我們的法觀念和法信仰仍是很落后、很幼稚的。超前一個時代的社會制度和落后一個時代的法律制度,書本上的法律制度和行動中的法觀念、外在的法規則與內在的法信仰仍存在著很大的落差與斷裂。因此,領導干部的法律意識、法律信仰尤其重要。領導干部要有神圣的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,樹立制度文明的意識,即對社會主義制度、黨規黨法和國家法律高度尊重,內化為自身的信念、信仰,對之有宗教般的敬畏與虔誠,代替對個人的迷信和崇拜,逐步學會在制度框架內生活和信仰。高度重視并實行黨內的“思想訓練”和“民主精神”的培養,反對封建主義思想的影響。只有如此,才能營造出社會主體對法律所具有的終極關懷的信仰之氛圍。真正實現人、社會、國家、政府“把人當人看”和“使人成為人”的道德理想。

對自然、生命和制度神圣性的敬畏,是領導干部信仰情懷的基本內核。 領導干部應承諾“與偉大同在”,通過自己的生活、工作將信仰滲透到生命之中,靈性傾注于社會,愛心奉獻于人民。

文章列表
1  [2] 
共有文章12篇
LPL比赛下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