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習園地

但愿“三錢”別成大師的句號

李泓冰
《人民日報》(人民論壇)2010-08-02-4版

98歲的錢偉長走了。

8年前,我們送別中國原子彈之父、師從居里夫婦的錢三強;去年,我們送別中國航天之父、留下中國教育世紀之問的錢學森;今天,我們揮別中國近代力學、應用數學奠基人,曾得到愛因斯坦贊嘆、有“萬能科學家”之稱的錢偉長。

被周恩來總理命名的、為中國科技事業做出巨大貢獻的“三錢”從此成了絕響,歷史悄然合上了這一頁。

雖然我們知道遲早會失去他們,但“三錢”的相繼仙逝,仍然引發了我們靈魂深處的痛楚。

這份痛楚,近年來我們并不陌生。送別錢鐘書、送別冰心、送別巴金……現在是錢偉長。我們不斷和這樣一些世紀老人作最后的揮別。以中國人傳統的眼光來看,98歲當是喜喪,或應點起紅蠟燭,為錢老送行。

我們的痛楚,不僅僅在于一個偉大科學家的生命已萎,他們的逝去還提醒人們:那個始于“五四”的,厚重的、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的時代,那個純真的、充滿理想主義的人文時代,那些把德先生、賽先生看得重逾生命的傳奇人物,終于遠離我們,凝固成一個個不再回顧的背影。“三錢”,這樣一些長壽的、輝煌的生命,韌成了一根飄忽的絲線,將兩個世紀的懸望相串,讓我們的記憶復活,用他們所象征的理想主義追求和科學精神,溫暖和慰藉著今人浮躁的心靈。

錢偉長先生成了“三錢”的句號,我們多么希望,他不會真的成為一代大師的最終句號。

縱觀錢偉長的成長經歷:江蘇無錫鴻聲鎮七房橋村貧窮的鄉村教師之子,因家境貧寒而營養不良,上大學時身高只有1.49米;以國文、歷史滿分考入清華大學歷史系,然而其它四門課,數、理、化、英文,一共只考了25分;因為抗戰爆發、國難當頭,錢偉長決定要學“造飛機大炮”的學問,這個物理5分的歷史系學生居然轉學到物理系,并最終成為偉大的物理學家……

這樣細細一想,未免有些沮喪。按現在的升學體制,錢偉長幾乎可以肯定會與清華絕緣。生于貧窮的鄉村,沒有補習班可上,難有自主招生的機會,嚴重的偏科將使他望一本分數線生畏,更不要說以文科生而轉到競賽尖子云集的物理系——錢偉長的“奇遇”,在今天看來,簡直如天方夜譚。但在當年,卻并不稀奇,比如他的本家錢鐘書,當年也是以國文滿分、數學十幾分被清華破格錄取。

錢偉長說,我沒有專業,一切從國家的需要出發,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專業。錢偉長還說,好學生就是“有一肚皮問題的學生”。這些理念今天聽來漸漸陌生了。什么賺錢就開什么專業,這不光是學生的選擇,甚至也成了很多高校的選擇。什么是好學生,就是“一肚皮標準答案”的學生。在高校,農村學生的比例正在急劇下降……

錢學森提出了中國教育的世紀之問,錢偉長帶著“一肚皮的問題”離去,他們留下的問號,亟待中國教育改革盡快作出解答。否則,他們真的將成為一個個醒目的句號,終結我們對大師的懸望……

文章列表
1  [2] 
共有文章12篇
LPL比赛下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