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習園地

技術能夠掌控自然嗎

浦家齊 上海大學理學院化學系教授

《中國科學報》 (2012-09-17 B3 觀點)

人類的祖先從危險四伏的自然界一路走來,一部人類崛起的歷史就是向自然界的抗爭史。人類苦于自身力量的微弱,幻想在自然力之上或者還有一種至高無上的力量,自然力是由它來掌控的。擁有這種偉大力量的當然不是人類自己,而只能是神。人類唯有通過表達對神的虔誠而得到庇護,從而免遭自然力的摧殘。

但是,人類技術的進步逐漸改變了這種態勢。人類依靠技術而取得了對自然界的自由。現在,技術業已滲透于人類的舉手投足之中,甚至透過人類生活的一個環節,也會發現其背后有千百種技術的支撐。人類正駕駛著技術之舟翱翔于自然界,并且還期望更加自由地翱翔。

人類依靠技術,從抵抗大自然的各種災難和減輕謀生的負荷,直至解除寒冬炎夏之虞,上下樓不用走樓梯,連開門都是自動的。因為技術的發展,不但重體力勞動減輕了,許多輕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也被免除了。但同時人們也發現,技術的發展也造成了人類體力的衰退和計算能力的衰退,啟動了人類退化的行程。

按照習慣的思維,一種技術一旦問世,必欲把它運用到了極致而后快;它被運用的領域越廣泛,產值越高,從業人員越多,似乎就說明這項技術越成功。但是,面對自然界,技術不應該喧賓奪主。我們所要追求的技術,應該是對環境友好的技術,就是說,技術應該具備“為人類帶來的利益很大,而對自然界的擾動又極小”的品質。技術的發展不是要讓人們與自然界漸行漸遠,不是要用技術來掌控自然,而是應該盡可能地順自然之勢而動,盡可能地不要去驚動自然界原有的秩序。

人類發展技術,是為了探索人類如何利用自然規律,與自然界建立更加和諧的關系。如果放眼望去,滿目都是參天的高樓、高速道路和汽車、屏幕和遙控器,自然界的本來面目卻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了,就絕不能認為是技術的勝利。人類發展技術,不是要為人類在自然界劃出一方空間作為世外桃源,猶如一座城堡,任憑外界天崩地裂,瘟疫肆虐,城堡內依然風和日麗。我們不能對城堡之外的自然界置若罔聞,而僅僅維護好城堡內的那一片生態。不幸的是,我們的技術之舟現在正是急駛于這樣一條軌道上。這是因為憑人類現有的技術和資金,已經可能在相當程度上實現與自然界隔離,人類可以在沙漠中建造瀑布,在熱帶建造滑雪場,在摩天樓頂建造游泳池。我們在拉斯維加斯和迪拜等地,不難看到現代技術的這種密集運用,一些人將此譽為“奇跡”,一些人還在其他地方策劃更為驚人的“奇跡”,他們不懂得這是一種技術的濫用。這不僅是一場奢豪大比拼,也是一場技術大比拼,從中我們也目睹了高科技時代的人類對自然秩序的藐視和踐踏。

所以,新技術并不在于其覆蓋了舊技術才稱得上成功。治病應該盡可能多地調動人體本身的抵抗力,而不是更多地依靠藥物;能夠不用抗生素治療的疾病,就不應該用抗生素;能夠用老一代抗生素治愈的疾病,就不應該用新一代的抗生素。能夠用成熟技術如雜交、嫁接等技術來培育品種的情況下,就不應該用后果尚不明確的技術,如轉基因技術。建筑物如能采用自然通風和采光,就應該少用空調和照明;計算如能用手算,就不要用計算器;行船如能用風帆,就不要用柴油機動力;能步行的路程,就不應該借助于交通工具;在能使用自行車的情況下,就不應該使用汽車;景觀如能用自然的流水,就不應該用水泵抽水、人工噴泉。總之,應該提倡盡可能接近于大自然本來秩序的辦法,不是技術越高端就越好,技術的堆積不應該是我們追求的目標,反而應該力圖用技術含量盡量低的手段來解決問題。當然,不能推論說一切能用舊技術的情況下都應該排斥新技術,不能說技術的發展總是會使人類與大自然更加疏遠。例如,電燈取代了油燈,噴氣式飛機取代了螺旋槳,我們就不能說新技術是更加遠離了自然。

從某一個局部來看,當代的技術似乎已經足以掌控自然,但是考慮到更長遠的或者間接的效應,卻仍然要保持一份對于自然秩序的敬畏,從而在使用技術時保持一份謹慎。有時候,不是由于技術水平的低下而不為,而是為了維護自然秩序而不為。之所以要強烈地呼吁維護自然秩序,并非出于消極的懷舊,而是因為我們人類千萬年來就是這種秩序的一部分,我們雖然具備了沖決秩序的能力,但是我們無法預期沖決秩序的全部后果,不知道我們將會遭到自然界怎樣的報復。呼吁維護自然秩序,也并非反對技術發展或宣揚無所作為,而是說我們應該把技術的關注點聚焦到正確的方面來,使技術融入于自然秩序,而不是挑戰這種秩序。例如,我們最好不要奢談“改造地球生態”,而應該運用技術來保護好現有的自然生態。總之,人類要警惕對自己改造自然的能力估計過低,事實上,人類改造自然所引發的后果常常超越于預期;人類也要警惕對自己認識自然的水平估計過高,事實上,人類關于自然界運行規律還了解得太少、太少。

文章列表
1  [2] 
共有文章12篇
LPL比赛下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